热点链接

王中王救世网开奖结果

主页 > 王中王救世网开奖结果 >
吴德周加入一年后锤子成为了罗永浩所希望的样子吗?
时间: 2022-08-12

  来自华为荣耀的吴德周作为新任CTO加入锤子已经一年了,换句话说,前CTO钱晨也离开了一年。

  这一年,锤子科技发生了不少变化。首先是核心技术及管理团队悄无声息地从“Moto派”转变成了“华为帮”。紧接着在手机上,几乎是在半年时间内先后发出了两款外观和以往截然不同的产品Smartisan M系列和坚果Pro。从销量来上看,情况似乎还不错,至少Smartisan M获得了Smartisan T1和T2都未曾有过的成功。而罗永浩自己,也开始逐渐习惯于和吴德周一同出现在发布会后接受媒体采访。

  尽管锤子科技创办至今已经近五年时间,但吴德周加入的这一年带给锤子的改变可以算得上是最大的。

  罗永浩开始学着认清一些他没办法逆转的现实,“维持一个小而美在今天的手机行业是很困难的”,在战略上来说,锤子科技可以说每年都有失误,“跨界太狠,很多东西都要去学”。

  他觉得,做企业,前辈给的忠告和警告,是没用的,总是要自己去验证一下。“不管怎样,一个人要跨界,基本上是要摸着石头过河,该踩的坑还是要踩以下的”。

  一开始这款产品是被定义成Smartisan T3的高端旗舰手机,但如今的市场已经不容许他们再轻易在高端市场硬碰硬了。由于换机潮的消退,全球和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都出现了增长放缓的情况, 2016年同比涨幅仅0.6%,2017年只会更低。

  在过去几年还在采用机海战术的手机厂商们都在这一两年先后采用了保守的策略,减少机型,大厂商主推中高端增加利润,小厂商主推性价比高的单款中低端手机,尽可能的获得出货量,求得生存空间,这也成为了锤子目前的首要问题。

  罗永浩开始学着田忌赛马,打算拿最好的产品和同行内其他中端的产品相比,可能才有胜算,于是有了坚果Pro。

  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尽可能实现足够多的销量,“我们想要这个档位上,我们的ID是无敌的,可以秒杀其他竞品手机的”,吴德周说。

  这次发布会上,罗永浩小小地耍了观众一下。最开始他们展示了一个更妥协、更稳健的设计:看起来像个iPhone,和市场上所流行的大部分手机厂商生产的产品别无二致。为了看看现场观众的反应,并给最后公布真正ID设计时候做个欲扬先抑的效果。

  结果如罗永浩所料,甚至比他想的还要糟糕,这个稳健版的设计刚公布时,现场异常的冷,还有许多观众高喊“是假的”,但罗永浩还是硬着头皮把后面的硬件、软件都说完。结果观众越来越冷,一贯会在锤子发布会上出现的“吁”声也开始减少。

  “我不太擅长做这个事情,之前犹豫了好几次”,整场发布会,罗永浩上半场冒汗比下半场多,“他们一这样,我嘀咕,这是不是出问题了”。还好最终的结果证明,大部分粉丝还是最热爱锤子和其他手机厂商在设计上的差异的。

  在罗永浩最终公布了坚果Pro的真实设计时,观众的欢呼和掌声达到了历次发布会的高潮。现场的热烈甚至让他感动到说了一些失态的话,“哪怕有一天我们走得非常顺了……顺到……哪怕傻逼都在用我们的手机,你们要知道这是为你们(锤粉)做的”,罗永浩在发布会上哽咽得说着。

  这一年,唯一没变的,是罗永浩在发布会后的感觉。“高兴、觉得这项目要成了“,但这种感觉他已经重复了四次。

  但这次,他和吴德周都比以往更乐观,他们觉得这一场后,今年有95%以上的几率能够盈利了,“除非有天灾人祸,正常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因为我们还有两个没有对外公布的项目,加一块的话,就算手机赔钱应该也能把这个坑填起来。”

  Smartisan M系列发布前几个月,关于锤子资金链紧绷、融资困难的新闻弥漫开来。有投资行业人士和36氪记者透露,在最危险的时候,锤子账上的资金不超过1000万元。

  2016年下半年,不少公司、机构都和罗永浩表示过有投资意向,谈判持续进行着,其中甚至也包括小米、乐视等同行业竞争者。

  但融资的进展却不那么如意。2016年6月的一个下午,锤子科技前CTO钱晨和罗永浩两人在公司附近的餐馆吃了最后一顿散伙饭,席间罗永浩接到了一个投资方的电话,对方表示有意愿投资锤子科技。

  挂了电话,罗永浩感慨地和钱晨说,“你也退休了,我还得继续干”。钱晨回忆,那感觉就好像,我们已经跳出了火海,他还要在这个苦海中继续坚持下去。

  但这个电话中给出承诺的投资人,最后还是没有成为锤子的股东。因为价格、后期的合作形式、股权分配等一系列原因没有达成共识,直到目前,锤子都没有最后宣布融资金额和具体的投资方。

  影响投资人决策的,是当时外界对于锤子前途的质疑。无论是Smartisan T1、T2,还是中低端价位的坚果系列,都没有让锤子科技证明自己有和直接的营销能力相匹敌的销量。其中最畅销的坚果手机,出货量也刚刚过百万级别。

  悬而未定的融资、紧绷的资金链、高管离开、以及极为有限的手机销量,无不成为攻击锤子的舆论武器,仅在T2到M1出来的这一年间,锤子科技就被外界“倒闭6次”、“被收购5次”,这还直接导致了本来很多已经谈妥的融资无疾而终。

  在过去两年,整个中国,甚至全球手机市场,都经历了艰难而漫长的萧索期。根据市调机构IDC公布的最新报告,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预计将达到14.5亿部,同比涨幅仅为0.6%。

  在小米、魅族等千万级出货量的同行竞争者都面临着增长瓶颈时,锤子作为一家独立的小型手机厂商的生存空间就更加逼仄。

  更糟糕地是,不仅供应链和投资人对锤子的命运报以怀疑,公司员工也开始显得有些疲惫了。

  一位锤子内部员工告诉36氪记者,从T1到M系列,锤子的加班情况始终没有停过,但在M系列发布会之前的几个月,已经可以明显感觉到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疲惫。

  作为锤子的一号员工,朱萧木在那期间接到了不少亲友委婉的暗示,“你那边还行不行了,我这里有一个XXX机会,你要不要来看看”,或者是三天两头收到朋友转发的关于公司的负面报道。“你的心情很难不受影响”,朱萧木说,更何况是下面的员工了。

  销售的局面始终没有打开。“大部分创业公司做个三四年该死的都死了,没死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朱萧木回忆,让所有人都抱着理想主义,捆在一起走下去,但经不住这几年销售局面始终没有打开,那时候出现的负面舆论和质疑确实让内部人心惶惶。

  唇亡齿寒,生存成为了锤子的关键任务,它关系着公司的命运,也关心着上上下下的人心。

  过去的锤子踩过不少坑,有一些坑是在供应链上的。产品可靠性不足,导致产能跟不上,或者是工艺设计和硬件上有冲突,导致返工,这些一方面拖延了产品的研发生产节奏,另一方面也导致了发布会后产能持续跟不上,错过了销售高峰。

  从外界来看,钱晨和罗永浩的性格也被比喻成水火,一个温和,一个激进,曾经这个组合也被大家所看好,认为钱晨的风格可以让罗永浩在激进时少犯错。

  但情况却不是这样的。“风格上差异还是比较明显,这不是摩托摩拉的问题,是外企的问题”,罗永浩觉得,大部分外企出来的人战斗力、执行力、拼的精神没有那么凶猛。

  罗永浩曾解释过,摩托罗拉是一家分工非常细致的企业,钱晨在其所属领域下做的很好,但加入初创企业后,万事都需要事必躬亲,跟着他一路创业过来,期间也走的很辛苦和疲惫。再加上锤子科技是一家从零到有的初创企业,硬件研发团队、供应链各个方面的人员都比较紧张,资源也有限,导致后来锤子没有能力同时进行多款产品的研发。

  他游说吴德周花了9个月时间。由于吴德周家住上海,罗永浩为了不给他太大压力,曾多次假意说来上海出差,顺道找他聊天,劝说他加入锤子。

  几次沟通后,来自华为的吴德周感受到了锤子在ID设计和软件系统上的差异性,这是在华为时他们所需要和欠缺的。这种硬件中难得体现出来的感性,感染了他,让他说服了家人,举家搬到了北京,加入了锤子。

  吴德周加入后,扩招了锤子的硬件团队,增加了70多个人,此外还加入了背景是华为、联想等厂商的相关硬件技术人员。此外,吴德周还在锤子原有的老Moto开发流程上进行了优化。

  “比如每个产品分多少次试制、大的流程、分为哪几个阶段,这些是一样的”,吴德周告诉36氪记者,“不一样的地方是,每个节点的一些的输入输出条件,到了什么标准,这个阶段算结束。到了什么样才能够启动下个阶段的开始。”在锤子现有的条件上去增加标准并执行。

  华为开发项目强调前紧后松,“一定要把在前期的甚至可能会把标准放得更高一些,我先提高一些标准”,吴德周告诉36氪记者。

  “吴德周经历过华为手机非常雏形的时候,也经历了从无到有的整个过程”,对于罗永浩来说,这些经验能够很好地运用在现阶段的锤子科技上,也是他最重视吴德周的一点。

  “其实之前的困难不是在于一定要有整个团队加盟,是一个能够把产品线研发、生产、供应链全搞定老大型的人物”,罗永浩说。

  相应的,吴德周的加入也给锤子带来了一些惊喜。吴德周坦言,刚来的时候锤子没有产品线,完全是项目驱动型的公司,也没有产品经营的概念,这些都是他加入以后一步步重建的。目前锤子科技的产品线被划分为主打高端、小众和极致审美的T系列、偏主流大众的中高端M系列和主打年轻人的坚果系列。

  这次的发布会是吴德周参加的第二次发布会。M1的时候,吴德周刚进公司几个月,“可能对锤子了解还不是特别深”。坚果Pro是他第一款从头开始经手的产品,“感触比之前更深,一起经历了很多故事,知道里面的很多不容易”。

  2016年年中,罗永浩去了一趟深圳,几乎和当地所有的手机厂商都聊了一下,结果发现其中90%的都死了,剩下的大部分去海外销售中低端手机去了。

  去年9月,锤子科技投资方成都尼毕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份招股书显示,今年上半年锤子科技亏损1.92亿元,2015年全年亏损4.6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9%。

  据36氪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锤子科技在去年已经完成了锤子科技完成约3亿元融资,此轮为锤子原有老股东进行的新一轮定增投资。没有太多新股东加入,融资金额也没有高于上一轮融资,锤子所面对的局面依然焦灼。对刚经历过危难关头的锤子来说,未来的一年,生存尤为关键。

  阿里巴巴也曾考虑过锤子,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去年6月,罗永浩曾将205.38176 万股质押给阿里巴巴,其在锤子科技的占股比例由56.30%变为28.46%,减少的27.84%股权已部分或全部质押给阿里巴巴。但在M1发布会之后,他又默默地赎回了股权。

  资金最困难的时候,罗永浩增加了自己在公众面前出现的频率。他笑着说,他和不少平台都签了“卖身契”。他和锤子早期投资人陌陌科技CEO唐岩签了50场直播的合作,唐岩给他预付了一笔费用。他还在罗振宇的“得到”App上定期发布创业专栏,这些露面获取的费用帮助锤子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候。

  一位手机行业人士和36氪记者表示,锤子手机今年想要活下来,证明自己作为一个中小型厂商的实力,还是必须证明自己的手机销量能够达到百万级别水平,至少要在今年超过500万台。

  “只有这样他才能够证明自己能作为一个独立的中小手机厂商,生存下去”,该人士指出,这样也有助于帮助锤子在下一轮融资能够谈到更高的估值。

  罗永浩和吴德周对未来的这一年比以往乐观。他们觉得盈利的可能性在95%以上,除了手机以外,还有两个新项目,其中一个是之前说过的空气净化器,还有一个也会在年底前后透露。“万一手机上的坑补不回来,这两个也可以帮忙填补”。

  回顾这一年,老罗变得沉稳不少。尽管T系列手机的外观现在被用在了坚果手机上,但这显然只是权宜之计。“未来我们还会出T系列手机”,罗永浩说道,但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

  “如果我想赚钱,不是难事,做脱口秀演员都行,现在内容创业那么火,内容那么贵”,罗永浩在采访的结尾说道,“如果想实实在在做点有追求的东西,确实很困难,但我还是想做点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